豫剧黄金婵剧本唱词

本站原创 2024-04-17 13:12:00

豫剧《黄金婵》剧本

剧中人:黄金婵 七星娥子 改良靠 二女将 二老军 八兵卒

姚 刚 武生 太子盔 白箭衣 兵 卒四人

黄金涛 花脸 太子盔 红龙箭衣

黄夫人 冠蟒

国 王 黄龙 对披 王帽

豫剧《黄金婵》第一场 打猎

【八兵卒排队过场,老军、女将走双鞭花过场,公主趟马过场,再上八兵一条边】

【公主鞭花上】

黄金婵:(二八板)

奴是二八女英雄,

好骑烈马拉硬功。

上阵百战能百胜,

将士百姓贺太平。

(白)侍儿传令下去,就在此地安营扎寨。撒网的撒网,赶杖的赶杖,哪个打到獐狍狼鹿,虎豹熊狮,抬上关

去,老王爷有赏。

女 兵:(白)得令。众将士听点,公主有令,就在此地安营扎寨,你们撒网的撒网,赶杖的赶杖,哪个打到獐狍狼鹿,

虎豹熊狮,抬上关去,老王爷有赏。

众: (白)是。

众两边下】

女 兵:(白)传令已毕。

黄金婵:(白)奴黄金婵,我兄黄金涛,我父黄龙。是我奉了父王令箭,命侍卫打猎,看此山中风景甚好,何不游玩一

会,侍儿带马来。

【一女拉马,一女背弓箭。迎风板唱,每句都加锣鼓,舞蹈。】

(迎风板)

叫侍儿带弓箭随我出营

黄金婵坐马上心欢体轻

满山上俱都是壮丽的风景

绿的绿来红的红

风吹着修竹轻摆动

石岩以下卧青松

耳边厢忽听得猿啼鹿鸣

见一只梅花鹿奔跑如风

搭上了雕翎箭望鹿射定。

【趟马追下】

豫剧《黄金婵》第二场 路遇

【姚刚带四兵上】

姚 刚:(二八板)

威风凛凛出家门,

提兵调将统三军。

圣上赐我将军印,

命我南蛮救父亲。

(白)俺,姚刚,我父姚其、只因我父南蛮催进,去了数载,杳无音信。可恨杜勋老贼上殿动本,圣上大怒,要

将俺全家问斩。多亏陈邓二位大人保本,圣上命我南方救父。

杜勋哪,老贼,少爷救父回来,我不杀你,誓不为人。

(快二八板)

我心中只把那杜勋贼恨,

你苦苦害我是为何因?

少爷救父回朝转,

我不杀奸贼不为人。

马上加鞭往前进,

为何不行住了军?

兵: (白)来至两国交界,不敢进军。

姚 刚:(白)列开旗门,众将官,就在此地安营扎寨,待我前边谈谈路径。

退下。

【姚刚催马遇公主,姚刚下】

黄金婵:(白)老中军,速去查探,何处人马犯我边界,白袍小将,他是何人?

老中军:(白)得令。

【中军下】

黄金婵:(白)回关。

老 军:(白)禀公主,姚其之子,名叫姚刚,带兵五百,柳州救父。离关二十五里扎营。

黄金婵:(白)晓得了。你们歇息去吧。

老中军:(白)三军退下。

【全下,二女在】

黄金婵:(白)适才中军禀到,姚刚从此经过,救他父姚其。乃是我哥哥的仇人,恐怕我兄不会放他过去。待我披挂起来,会会那姚刚,看看她的武艺如何。好。侍儿们,与我准备铠甲伺候了。

(流水板)

适才间老中军对我禀话,

他言说只来了姚刚冤家。

叫侍儿取铠甲准备战马,

下关去会一会姚刚娃娃。

【下】

豫剧《黄金婵》第三场 对饮

【夫人带内侍、宫女上】

黄夫人:(慢板)

头戴着美翠冠乌云压鬓,

身穿着龙凤衣上绣花云。

奴公爹居王位龙关坐镇,

亲贤臣远奸佞抚爱黎民。

小妹妹黄金婵喜我练阵,

我丈夫黄金涛勇冠三军。

他兄妹每日里操练人马,

兵马强将士勇扶保乾坤。

将身儿我只在宫院坐等,

叫侍儿备酒宴恭候将军。

【黄金涛内喊,回宫。兵将上站一条边】

【黄金涛下马。众下。夫人迎,二人对坐】

黄夫人:(白)将军

黄金涛:(白)夫人

黄夫人:(白)将军教练兵马辛苦了。

黄金涛:(白)多谢夫人挂念。

黄夫人:(白)酒宴备好,与将军对饮。

黄金涛:(白)有劳夫人。

黄夫人:(白)侍儿摆宴。

(流水板)

将军你每日里操练人马,

请多饮几杯酒以解劳乏。

黄金涛:(紧二八板)

接过来这杯酒腹内饮下。

【报子上】

报 子:(白)【压板】启禀殿下,姚其之子,名唤姚刚,南方救父,要借路过关。

黄金涛:(紧二八板)

探子报罢我咬碎牙。

(白)且住,当年姚其南方催进,是俺迎接去迟,重打俺四十大棍,此仇耿耿在心。如今他儿子从此经过,姚刚哇,我的儿,我不

杀你,誓不为人。内侍,传令出,将士们校场听点。

(飞板)双眉皱

【全下】

内 侍:(白)众将官,殿下有令,校场听点。

【内侍下,兵士急急风上】

黄金涛:(飞板)

探子报罢我双眉邹

胆大的姚刚自来投。

带过爷的卷毛獸,

不拿姚刚誓不休。

【下】

豫剧《黄金婵》第四场 被擒

【姚刚内唱:冲斗牛。】

姚 刚:(飞板)

姚刚牛气冲斗牛

恨不得飞马到柳州

急急催马闯关口

【公主迎战上】

黄金婵:(飞板)

胆大的小将敢闯我的马头

勒住战马用目洒

(掛嗒嘴板)

勒马用目洒

举目细看他

头哇头戴着、小哇小银盔

身穿着素白甲

胯下一匹白龙马

小银枪在手中拿

白盔白甲、好像一个白娃娃

貌堂堂、气昂昂、威风又潇洒

胆大的小将闯关口

你家住哪县或哪州?

姚 刚:(?板)

家住贾县魁星楼

姚刚救父到柳州。

黄金婵:(白)怎么你叫姚刚?

姚刚:(白)少爷姚刚

黄金婵:(白)咳、咳、咳,咳小姚刚啊!

(唱)

少年英雄将门后

不由金蝉我喜心头

心腹之事难开口

讲不出口来我害脸羞

姚 刚:(唱)

你是何人拦马头?

让开路径我奔柳州

黄金婵:(唱)

我父此关为领袖

我留你在此结鸾酬

姚 刚:(唱)

当面提亲你怎出口?

俺姚刚岂要你这丑丫头。

黄金婵:(唱)好恼哇

听一言怒气冲斗牛

我叫你认识认识我这个丑丫头。

【打。姚刚倒】

黄金婵:(白)服不服?

姚 刚:(白)不服!

黄金婵:(白)好,不服再来。

【又】

黄金婵:(白)服不服?

姚 刚:(白)不服!

【又】

黄金婵:(白)怎么样?服不服?不服给你的枪捡起来再打。

姚 刚:(乱锤飞板)

丫头阵前耍笑俺

笑得俺姚刚脸发寒

人活百岁终是死

不如我挺抢赴黄泉

黄金婵:(白)你搁住你的吧,军阵打仗,打不过人家,就吗?我问你,你奉旨南方救你父亲也

没有救回,你就死在这里,我问你,忠在哪里?孝在何处?

姚 刚:(白)哎呀,爹爹呀-------

黄金婵:(白)哭,别哭了。我留你在此招亲,同去柳州救父,你看如何?

姚 刚:(白)只是山高路远,聘礼不便。

黄金婵:(白)哪个爱你的聘礼,你来看,这是我父王与我打造的银枪,你我换了银枪,定下婚姻。

我回宫禀与父王,接你上关,将军意下如何?

姚 刚:(白)就依公主。

黄金婵:(飞板)

走马只把银枪换

我禀与老父王接你上关

【黄金婵下】

姚 刚:(飞板)

只见公主去的远

我就此地扎营盘

【黄金涛带兵上,打。捉住姚刚】

黄金涛:(唱)

下得关来呐声喊

姚刚儿中了爷得打将鞭

(白)押上关去。 【兵押姚刚下】

(唱)

这杆银枪好面熟

(白) 黄金婵----唔呀---

(唱)上造我妹妹黄金婵。

呸!

【下】

豫剧《黄金婵》第五场

【内侍、宫女上。夫人上】

黄夫人:(慢板)

昨夜晚宫院中灯花落下,

今早起喜鹊儿闹闹喳喳。

探子军进宫来军情报罢,

他报道只来了姚刚冤家。

将军他闻此言点动人马,

到阵前他要把姚刚擒拿。

也不知那姚刚本领多大?

不由我心忧虑心乱如麻。

将身儿我只在宫院坐下,

营门外有了事禀与奴家。

【内侍引公主上】

黄金婵:(流水板)

回宫院把我的盔甲卸下,

脱铠甲换上了金银罗纱。

内 侍:(白)来到宫门

黄金婵:(白)往里去传

内 侍:(白)是,唔呀

【内侍 甲 乙】

乙 :(白)唔呀

甲 :(白)亲家见亲家

乙 :(白)施礼把话答

甲 :(白)亲家是我儿

乙 :(白)我是亲家的大

甲 :(白)取笑了。往里相传,公主驾到。夫人有请。

乙 :(白)有请。

甲 :(白)有请。

黄夫人:(白)我看妹妹哪里?妹呀!

黄金婵:(白)我看嫂嫂哪里?嫂嫂

黄夫人:(流水板)

我这里忙施礼躬身拜下,

为什么这几日不看奴家?

黄金婵:(送板)

进宫院把我的冷脸放下

坐一旁低下头我一言不发

咳----咳-----咳------

黄夫人:(白)呦,这是怎么了?她往日里到这总是高高兴兴的,今天怎么咳?????往那一坐,不说话

了。妹妹,你为什么不高兴呀?是不是嫂嫂我迎接的慢了得罪妹妹了吗?

黄金婵:(白)嫂嫂说到哪了,咱姑嫂俩平时那么好,也别你迎接,你就不迎接我,我也不会生气

呀,不是的。

黄夫人:(白)呵,不是的,呵呵是不是你那兄王他得罪你了?

黄金婵:(白)更不是了,我兄王他大的,我小的,什么事他都让着我,他怎么会得罪我呀,不是

的。

黄夫人:(白)呵呵呵,是了是了,想是咱那父王他老人家得罪妹妹你了吧?

黄金婵:(白)嫂嫂,你越说越远了。咱父王他是老的,我是小的,他怎么会得罪我呀,更不是的

了。

黄夫人:(白)哎呀呀,这个也没得罪你,那个也没得罪你,那你是究竟为什么不高兴哇?

黄金婵:(白)咳咳咳,一个人有了心事了,你只管问问问,问啥哩,问的烦人。

黄夫人:(白)我的天呢,那么大点,她可就有了心事了。妹妹,你有何心事,对嫂嫂说说好吧?

黄金婵:(白)对你说,还不是白说,你也管不了。

黄夫人:(白)什么,我管不了?咱父王的江山,我执掌大半,何说你这心事,你说吧,保险管得

了。

黄金婵:(白)管得了,你也不会管的。

黄夫人:(白)只要你说出来,我一定管。

黄金婵:(白)你真的管吗?

黄夫人:(白)我说管,一定管。

黄金婵:(白)好哇嫂嫂请坐吧

黄夫人:(白)坐。

(狗撕咬板)

坐宫院笑嘻嘻开言讲话,

问妹妹你不喜所为什么?

黄金婵:(狗撕咬)

奉父命到深山去把猎打,

归途中遇见了姚刚娃娃。

黄夫人:(狗撕咬)

你兄王他只管点动人马,

下关去他要把姚刚擒拿。

黄金婵:(狗撕咬)

小妹妹回宫院全身披挂,

到阵前会一会姚刚冤家。

黄夫人:(狗撕咬)

但不知那姚刚本领多大?

但不知那姚刚什么杀法?

黄金婵:(狗撕咬)

那姚刚只生得难描难画,

头戴着小银盔身穿白甲。

黄夫人:(狗撕咬)

您二人见了面怎把仗打?

您二人在军阵怎样厮杀?

黄金婵:(狗撕咬)

俺二人见了面来把仗打,

小妹妹我与他????????【压板】

【内侍喊 咦 ,嫂嫂使眼色,内侍两边下】

黄夫人:(白)妹妹,他们都退下了,你往下讲吧。

【两人两边看看,看完各搬椅坐下】

黄夫人:(白)妹妹,没人了说吧。

黄金婵:(叫板)

我的嫂嫂哇

俺二人见了面来把仗打,

(压板)

小妹妹我与他????????

黄夫人:(白)怎么?又不说了。

黄金婵:(白)我不敢说了

黄夫人:(白)怎么不敢说了?

黄金婵:(白)说出来我怕你恼

黄夫人:(白)把话说到哪儿去了,咱们姑嫂二人说话,说到哪我也不会恼哇。

黄金婵:(白)嫂嫂,你真的的不恼吗?

黄夫人:(白)我真的不恼。

黄金婵:(白)嫂嫂,你说的不恼,咱可不恼哇。

黄夫人:(白)唉,我说不恼就不恼,你就放心说吧。

黄金婵:(叫板)

我的嫂嫂哇

俺二人见了面来把仗打,

(送板)

小妹妹我与他定了结发。

黄夫人:(白)哎呀,我当是什么事咧,原来是跟人家私定婚姻。那,怪不得这么难说。亏了你啦,

关上的公主这么不害羞。

黄金婵:(白)看看,说着她还是恼了。那啥法呀,谁让人家是当家咧,这个事不给商量好,俺就办不成咧。为自己的事只好这去求人家啦。

嫂嫂哇

黄夫人:(白)别理我!

黄金婵:(白)嫂嫂,妹妹阵前与那姚刚走马换枪,订下婚姻之事。你看这个事情,可是使得的呀,

还是使不得呀?

黄夫人:(白)妹妹你就忘记了?

黄金婵:(白)忘记什么?

黄夫人:(白)当初姚其南方催贡,你兄迎接去迟,重打四十军棍,哪有仇人与仇人结亲之理?

黄金婵:(白)嫂嫂,话不是这样。冤仇宜解不宜结。妹妹是关上公主,姚刚乃是将门之子,两

家爱好结亲,同心协力,共见刘王。咱父王的江山才得长久富贵。

黄夫人:(白)话虽有理,还是使不得。

黄金婵:(白)嫂嫂使得。

黄夫人:(白)使不得

黄金婵:(白)使得了

黄夫人:(白)嘿,我说是不得,就是使不得。要使得,你自己使得去,你与哪个商量,没见过堂堂

的公主脸皮这么厚。

黄金婵:(白)使不得,使不得拉到。

黄夫人:(白)使不得拉到。

黄金婵:(白)使不得,使不得罢。

黄夫人:(白)那使不得罢。

黄金婵:(白)俺不说吧,要叫俺说,要叫俺说。“说吧妹妹,说出来我不恼。”不恼、不恼还是恼

了。

黄夫人:(白)我知道是这事呀。要知道是这事,你说了我还不听咧!

黄金婵:(白)俺现在不是求着你了吗,还“拿糖”咧。

黄夫人:(白)谁让你求着我了,俺稀罕你求我?

黄金婵:(白)谁让这个家是她当着咧。俺给她商量这么个小事,她都不愿意。

黄夫人:(白)咦,这还是个小是呀!

黄金婵:(白)看看吧,当初有俺娘咧时候,我给俺娘跟说个盘就是盘,说个碟就是碟。我说东就是

东,说西就是西。现在没俺娘了,求她这么点个小事,她就不愿意,我越想越伤心,俺

这没娘的孩子好难哪!

【哭】我的娘啊?????????

黄夫人:(白)哎呀,说着说着,可就哭起来了,还得过去哄哄咧,妹妹。

黄金婵:(白)我早死的亲娘啊???????

黄夫人:(白)哎呀,算了别哭了、

黄金婵:(白)我的娘啊?????????【哭】

黄夫人:(白)妹妹,这个事叫你说使得使不得?

黄金婵:(白)叫我说,那早就使得了哇。

黄夫人:(白)好,你说使得了,咱就叫他使得了,你别哭了。

黄金婵:(白)你是哄我的、

黄夫人:(白)我不哄你,嫂嫂给你做个月老媒人。

黄金婵:(白)嫂嫂,你站这,我拜你吧,我给你磕个头吧,我起来再拜你吧。嫂嫂你好吧,你扎实

吧,你纳福吧??????

黄夫人:(白)好了好了好了,恐怕咱那父王不从。

黄金婵:(白)父王跟前,就全仗嫂嫂你了、

黄夫人:(白)好,你我同见父王。

【内侍四个,老王上】

黄夫人

: (白)拜见父王

黄金婵

王 :(白)罢了。你们坐下,女儿,探子报到,那姚刚扰乱关口,我儿下关迎敌,不知胜败如何?

黄金婵:(白)女儿我打了败仗。

王 :(白)哦,怎么女儿你败了?

黄金婵:(白)儿打败了

王 :(白)我儿乃是女中魁首,今日打败,为王的江山危险了。

黄金婵:(白)那一个人打不过人家,俺也不能死人家手里呀。

黄夫人:(白)可不是吗,那一个人要是想打败仗,那不可容易着啦。

【公主给嫂子比划,让嫂子给父王说这个事,嫂子摇头不去。公主着急。拜拜嫂子,】黄夫人:(白)父王在上,儿媳有言告禀。

王 :(白)儿媳坐下。

黄夫人:(白)儿谢坐。

王 :(白)儿媳有何话讲?

黄夫人:(白)探子报到姚刚扰乱关口,我那妹妹下关迎敌,她与那姚刚走马换枪,订下婚姻之事,

不知父王意下如何?

王 :(白)儿媳,你就忘记了当初姚其南方催贡,我儿迎接一步去迟,重打我儿四十军棍。哪有仇

人与仇人结亲之理?

黄夫人:(白)父王,冤仇宜解不宜结,那姚刚乃是将门之子,我妹妹是关上的公主,两家爱好结

亲,同心协力共灭刘王父王的江山才能长久富贵。

王 :(白)儿媳言之有理,关上大事,我儿执掌。等我儿回来自作道理。

【黄金涛上】

黄金涛:(念)

活擒小姚刚

禀与老父王。

(白)参见父王。

王 : (白)罢了,胜败如何?

黄金涛:(白)生擒姚刚。妹妹过来,这是父王与你打造的银枪,你合手去看来!

王 : (白)儿呀,怒气不息,你与谁来?

黄金涛:(白)与我那妹妹而来。

王 : (白)与你妹妹何来?

黄金涛:(白)这个丫头,与那姚刚换枪,叫儿如何不恼,如何不气?

王 : (白)你妹妹乃关上公主,那姚刚乃将门之子,两家结亲,咱的江山才能长久富贵。

黄金涛:(白)父王拿刀来。

王:(白)要刀何用?

黄金涛:(白)将儿的首级割下也不能与姚刚结亲。

王:(白)如此说来,你们兄妹之事,老王我便不管。

黄金涛:(白)哪个要你管!

王:(白)哪个管你!

黄金涛:(白)哪个要你管,哪个要你管!

黄夫人:(白)将军请来,为妻有礼。

黄金涛:(白)***讲。

黄夫人:(白)咱那妹妹与姚刚订下婚姻之事,父王愿许,妹妹愿从,你又何必把关呢?

黄金涛:(白)关上大事,为丈夫执掌,我说从亲便从亲,我说不从,哪一个胆大的敢从?

黄夫人:(白)你执掌父王的江山,你执掌不了妹妹的婚姻。

黄金涛:(白)除父长兄。

黄夫人:(白)我这老嫂比母。

黄金涛:(白)***多嘴。

【打夫人】

黄夫人:(白)哎呀妹妹,我为你挨打了,你快过去说他几句吧。

黄金婵:(白)兄王,妹妹的婚姻之事,父王愿许,妹妹愿从,你何必执拗哇。

黄金涛:(白)关上大事,为兄执掌。我不从亲哪个胆大的敢从亲,我把他的双腿打断。

黄金婵:(白)你执掌父王的江山,你不能执掌妹妹的婚姻。

黄金涛:(白)此事由得我。

黄金婵:(白)由得我。

黄金涛:(白)丫头招打。

黄金婵:(白)父王恕儿不孝了。

【嫂,内侍同白,他们打起来了。】

王:(白)快去解劝,。

【大家掺老王下】

第六场拜堂

黄金涛:(飞板)

把姚刚绑在法场上。

黄金婵:(飞板)

恐怕将军命有伤

黄金涛:(飞板)

举起刚到名光亮

黄金婵:(飞板)

夺过钢刀手中藏

【众扶老王上】

王:(唱)

胆大的奴才太狂妄

黄夫人:(唱)

你不怕文武笑断肠

黄金涛:(唱)

怒气冲冲出宝帐

黄金婵:(唱)

不如我自刎一命亡

王:(唱)

与你妹妹去梳妆

黄夫人:(唱)

这件事自由咱的老王与你做主张

黄金婵:(唱)

他把俺的兄妹之情全不讲

我的嫂嫂哇

【姑嫂同下】

王 :(唱)

法场解下来将姚刚

姚 刚:(唱)

多谢伯父宽海量

王 :(唱)

果然是少年英雄虎豹郎

来来来随为父黄罗宝帐

门婿儿请下去快换衣裳

铺红挂彩奏乐响

与他二人拜花堂

内 侍:(白)

大王有旨,铺红挂彩

有请男女贵人

动乐

一拜天地

二拜花堂

【黄金涛上】

黄金涛:(白)不能拜堂,不能拜堂!

【生旦两边下,内侍扶王上】

第七场 杀 妻

【黄金涛上】

黄金涛:(飞板)

多年仇恨不能报

活活气煞黄金涛

(白)

且住,可恨这个***,在那边参言打搅,使我多年仇恨不能得报,我不杀***誓不为

人。

(飞板)

越思越想心烦恼

不杀***我的恨难消

黄夫人:(白)请了吧

(唱)幸喜得妹妹有依靠

从今后再不把心操

正是迈步往前走

黄金涛:()***莫走吃钢刀

豫剧《黄金婵》完

上一篇:豫剧行当之娃娃生
下一篇:河南五大剧种的音乐结构与表演艺术研究
相关文章